“麻煩開個人品證明吧!”最近,河南省鄭州市多個社區的工作人員向記者吐槽說,來社區開各類奇葩證明的太多了,很多證明讓人哭笑不得,比如人品證明,社區不可能熟悉每個人的品行,再說人品這東西誰敢保證它不會變?據記者瞭解,有的社區一年下來,僅各種證明就要開三四百份(7月11日《大河報》)。
  除了極少數人故意提出不合理要求外,絕大多數人要開的證明都有正當的理由。若是沒有各種門檻式要求和程序式手續,誰又會如此閑著無事給社區添麻煩?問題恰恰在於,人品證明式的難題,正是某種民生之痛和現實弊症的反映。
  當個人在求學、就業、遷移、晉升時,被要求出具一些前置性的證明和手續時,人品證明式煩惱就無可避免。讓社區感到無所適從的人品證明,其實更是求開各類奇葩證明的人的煩惱。在“公章旅行”的服務作風未能得到根本改善的情況下,公眾來往奔波和穿梭就無以避免,心中帶火也自在情理之中。
  人品證明式的煩惱,其實是許可項目過多的一個縮影,更是服務作風亟待改進的一個註腳。一個人人品好不好,需要的是日久見人心。更何況,每個人都有既往的過去,也有一個難以明確的未來,求職也好,就業也罷,不是看其在過去如何,而是看其在未來怎樣。如此簡單的道理,若能成為一種常識,自然就不會有人品證明的要求。當需求一方出現問題並變得近乎於偏執,最終就會成為對供給一方的折騰。故而,人品證明式煩惱還需分為兩頭說,不能只看到供給一方的煩惱,還應看到需求一方的荒唐。要給社區減負和解憂,就必須從源頭上解決問題。
  四川 堂吉偉德/職員
  (原標題:人品證明荒唐需求縮影)
創作者介紹

Fried Udon

ik34ikhii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